重视生态保护制度,发挥导向作用

首页    生态农业    农业减排与适应    重视生态保护制度,发挥导向作用

生态补偿制度成为生态环保的关键主题,建立多元化生态环境已经建立

生态保护机制是建立生态文明体系、建设生态文明的重要意义机制,保持持续健康发展、乡村现代化经济建设的重要任务。生态保护机制是综合运用行政和市场手段,调整生态环境保护各相关方利益关系的环境经济政策,帮助生态保护者和收益者良性互动,共同保护生态环境的积极性。绿水青山既是自然财富、生态财富,又是社会财富、经济财富,但当前绿水青山向金山山转化的神经尚不通,畅通无阻的目的就是保护好绿水青山,让收益者付费、保护者合理得到证明,可有效生态生态产品和服务,是一种可持续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途径,实现金山银山和绿水青山的有机统一。

目前,证明领域已经基本实现禁止开发区域、重点生态功能区等重要区域与森林、草原、湿地、荒漠、海洋、水流、耕地等重点生态保护保护全面覆盖。化、多元化,积极探索综合运用水权、碳排放权、排污权、碳汇交易等市场化证明手段。

证明范围扩大,从单领域延伸至综合证明。流域、森林、草原、湿地、耕地等领域功能生态证明积极推进,重点生态区转移覆盖范围由010年的451个单寻到2019年的818,生态保护红线生态证明正在积极探索,青海江源国家公园综合性生态补偿正在探索。流域生态证明内省补偿扩展到跨省补偿。2012年新安江启动跨流生态证明,随后从扩展到洲江、汀江——韩江、东江、引滦入、酉水河、赤河等;2019年,长江经济津酉水、滁河、渌水流域建立跨省上九江生态生态证明机制;2020年,黄域生态证明探索探索。

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实现生态保护者和收益者良性互动

从改革定位上,建立中央财经委员会五次会议“全面建立生态补偿机制”。 具体包括:组织区域利益补偿机制,扩展生态生态证明机制,组织对森林、草原、湿地和重点生态功能区的旋转动力,激发了流动域上滑坡之间的资金、产业、人才等多种支持。

从证明主体上,发挥政府权力主导作用,完整中央财政责任,联合对海洋森林、草原、草原、地、水田、耕地以及重点生态功能区,外溢性明显的重点地区的财政并提高标准,提高财政资源使用效率。

从调控手段上,加强生态维护在生态维护中的应用,增强监控性能对财政转移的功能,补偿补偿向生态文明示范区,“两山”实践基地等示范实施,完善证明实施效果的奖惩机制。

从证明方式上,通过创新康复方式,促进受教地区增强造血功能,包括探索探索和配置生态环境权利,引导发展生态产业、实施绿色绿色,鼓励地方对口机器人、产业、人才培训、共建边等收入证明方式。

从支撑体系上,完善生态服务价值日常规范等技术体系,加强生态环境监测、统计、机制与能力建设,推进生态维护通知工作。

强化生态证明科技支持与配套制度,探索丰富、市场化证明机制

从总体上看,生态证明工作还存在一些突出的问题,特别是与党中央生态文明建设的要求相比、与实现早期发展的目标相比,还存在证明体系尚不够完善、辩护相对个体、工作奖惩轻微偏弱、权利责任划分、认识和市场主体参与生态保护工作的积极和主动性有待提高等问题,急需改进性研究。

探索多元化、市场化补偿机制。一是完善开发补偿、目标实现、能源补偿、排放权维护等,资源合理利用和生态环境质量,完善平台,引导生态效益者对生态保护者的证明;二是稳健正确发展生态产业,建立公平公正、绿色采购、绿色金融、绿色利益等机制,引导社会投资者对生态保护者的证明;三是研究推动设立国家绿色发展,指导地方设立区域性地方性,将生态补偿作为重点支持领域;四是鼓励地方绿色流动,指导地方将增加专项资金安排用于生态保护,每年增加专项资金支持为生态环境治理,适当放宽生态功能地区还债和债务。

强化生态补偿科技支持。一是研究制定生态补偿技术指南,提出生态补偿的工作程序、技术要求和,引导规范地方生态补偿实践。二是支持生态服务价值体系研究,促进建立科学规范的生态价值方法、科学生态评价的范围及,基于现有的生态服务价值评估标准,不断完善湿地、流域、海洋、矿产资源等各方面的生态服务价值评估标准,明确证明标准测算标准领域。

完善生态补偿配套制度。一是建立生育农场资产产权制度,通过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市场交易或协商实现农场的最优配置,形成归属的农场资产产权制度。二是完善监测手段,建立监督机制,建立集体联动机制。三是建立生态补偿政策评估机制,完善评估方法,做好相关基础数据,对生态补偿实施动态评估,及时提出、项目调整优化优化明确各项任务责任部门,落实年度绩效,生态维护政策制定、措施落实、管理与评估等工作。四方面将开展各项政绩工作内容。

来源:中国环境报

作者:郝春旭(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