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种恶性入侵生物过半已侵入中国

首页    农业生物多样性    农业种质资源    100种恶性入侵生物过半已侵入中国

来源:6维度转载 作者:佚名


摘要:100种恶性外来入侵物种中已有一半以上入侵中国,外来入侵物种对我国造成的经济和环境损失高达每年1198.76亿元。

  100种恶性外来入侵物种中已有一半以上入侵中国,外来入侵物种对我国造成的经济和环境损失高达每年1198.76亿元。

  细数入侵中国的外来物种名单,你会发现食人鱼仅仅是其中的冰山一角。

  根据国家环保部2008年末发表的《中国履行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四次报告》,目前中国已记录的外来入侵物种达400多种,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公布的100种恶性外来入侵物种中,已有一半以上入侵中国。外来入侵物种对我国造成的经济和环境损失高达每年1198.76亿元。

  比如,人们熟悉的福寿螺与食人鱼同样原产于南美洲,1981年因食用价值而引入我国,随后被快速推广。然而,由于肉质不被消费者接受,养殖业者纷纷弃养。

  随意的处置很快引发了大问题:福寿螺是名副其实的高产户,一个月能产卵1000-1200粒。不仅如此,它产卵通常沿着植物的茎叶放置,能够逃避水中天敌鱼类的觅食,确保卵不被倾灭。因此,它成了农民深恶痛绝的水稻杀手,大量啃食稻杆。而为了防治福寿螺,农民大量使用农药,致使水中生物同归于尽,造成水田及灌溉沟渠的污染。

  不仅如此,大多数的外来物种对生态的破坏,还在人类不知不觉中发生,这让生物学家十分忧心。外来物种一方面挤压了本土原生物种生存空间,还有可能造成基因污染,最严重的情况下,外来物种掠食本土原生物种,甚至造成物种灭绝。陈清潮说。

  1956年,褐色树蛇自新几内亚入侵美国关岛,很快就造成当地至少九种原生鸟种的消失。台湾曾在上个世纪引入大陆画眉,没想到大陆画眉与其近亲种的台湾本土画眉杂交,丧失了其原有的外貌和嗓音,导致基因污染与生物多样性受损。而外形华丽,有台湾草地明珠之称的台湾环颈雉,在与外来物种高丽杂交后,也同样存在基因污染的危机。

  陈清潮提醒,接下来,在国内,牛蛙、巴西龟和小龙虾很有可能给本土物种和生态系统造成威胁的外来物种。人们对牛蛙并不陌生,大中小学的生物实验课,便常以牛蛙为研究对象。别看它在课上任人宰割,假如任意放生到户外,将会对本土生态环境产生严重的威胁。因为牛蛙不仅能吞食本土的小型蛙类,甚至连泽娃等中大型蛙类都难逃毒手。

  生物杀伤力

  外来有害生物入侵正威胁着我国农业生产安全、经济安全和生态安全,导致巨大的经济损失

  动物凶猛,外来入侵的植物同样杀伤力惊人。

  乘飞机从厦门飞往广州,你会发现在海岸线上覆盖着一条绿色植被带。千万别以为那是护堤工程,而是被当地渔民称为食人草的大米草。

  作为我国海岸线最长的省份,福建从上世纪60年代起,出于防浪护堤、保护滩涂的考虑,从国外引种大米草,并于80年代推广。可是,恣意生长的大米草居然霸占了福建约2/3的海滩。在福建宁德沿海地区,当地百姓谈草色变,痛恨地把大米草叫作食人草:有的渔民在滩涂上掏小海即捡拾海产品时,一旦海潮袭来,陷在茫茫的大米草中很难辨清方向,甚至导致丧生的悲剧。

  相较于大米草,被称作植物杀手甘菊杀伤力毫不逊色,这种原产于中美洲的杂草1919年首先在广东出现。2003年,广东遭遇甘菊危机,韶关以南各地纷纷传出发现这种恐怖植物的报告。深圳更是成为重灾区,受害面积超过2700公顷。在深圳梧桐山、仙湖植物园、深圳水库周围等生态敏感区,甘菊危害发生率甚至已经达到60%。内伶仃岛因为甘菊的蔓延几乎成为植物的坟墓,六七米高的大树都被甘菊覆盖绞杀而死。因野生芭蕉等果树被屠杀,岛上600多只猕猴的生活成了问题,饿得到处乱窜,最后只好靠人工喂食。

  除甘菊外,紫茎泽兰、互花米草、空心莲子草、水葫芦、飞机草、金钟藤、假高粱、琪菊、五爪金龙、意大利苍耳、刺龙葵……都在名单之中。

  专家表示,近10年来,新入侵我国的外来生物至少有20余种,平均每年递增2种。外来有害生物入侵正威胁着我国农业生产安全、经济安全和生态安全,导致巨大的经济损失。

  据粗略估计,危害最严重的几种主要外来生物如松材线虫、水葫芦、甘菊、美洲斑潜蝇、稻水象甲等每年造成超过500亿元的直接经济损失。国家每年用于防治新近入侵生物的费用约14.83亿元。

  防御之道

  以敌制敌存在风险 天敌疗法极易反弹

  外来入侵物种来势汹汹,我们能做什么?

  尽管农业部于2003年专门成立了外来入侵生物预防与控制研究中心,但是陈清潮说,似乎至今效果不佳:外来物种迁徙途径多样化,且随意性很强,防控本来十分困难,再加上这是一项需要多部门联动、公众广泛参与的工作,单一部门作用有限,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许多商贩不惜触犯法律,未经风险评估便盲目引入外来物种。

  食人鱼事件便能充分说明防控之难。尽管2003年国家便出台有关政策禁止买卖,但目前通过网络交易食人鱼仍然十分猖獗。就在柳州事件曝光后,有记者到南宁的水产市场调查,仍发现有商户公开出售食人鱼。由于当地政府称抓到一条食人鱼奖励1000,各大商业网站也纷纷冒泡,不同种类的食人鱼明码标价。

  排除以上因素,当问题出现时,我们又该如何作为?陈清潮指出,目前常用的方法是以敌制敌,但是引进某些物种的天敌本身就存在一定的风险,而天敌疗法也极易反弹。

  去年78日至10日,农业部、国家林业局、海南省森林病虫害防治检疫站、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椰子研究所等全国14家单位的50多位专家在海口召开椰心叶甲高级论坛,其核心就是研究椰心叶甲的防治。这是一种原产于印度尼西亚与巴布亚新几内亚,现广泛分布于太平洋群岛及东南亚的毁灭性害虫,已覆盖中国、越南、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对椰子、大王棕等多种棕榈科植物带来严重危害。

  如何防治椰心叶甲曾让农民和生物学家十分头疼,有人把目光转向椰心叶甲的天敌:椰心叶甲寄生蜂。据报道,今年海南计划投入2.75亿培育寄生蜂,通过在棕榈树上挂药包等方式防治椰心叶甲。此前,截至去年底,海南全省累计生产并释放寄生蜂已经达到39.2亿多头。不过,假如遭遇低温天气,这种寄生蜂极易死亡,去年就因此造成椰心叶甲疫情的反弹。

  此外,化学防治是另一种常见的手段。简单地说,就是利用化学药剂,让具有严重危害的外来物种绝后陈清潮说,美国康州大学农业生物技术专家李义教授领导的研究小组曾提出利用超级不育技术防范侵入性植物蔓延的方法。对于侵入性动物如美国白蚁,红火蚁等,化学防治也是主要手段之一。不过,由于专门人才缺乏,相关研究进程滞缓。在陈清潮看来,中国外来入侵物种的防控工作,任重而道远。

  新闻来源:南方报网

(责任编辑:谢盛梅)